游A

涂鸦炒日常
请跟我玩

 

【守望先锋】【锤DJ】Why Him?-3/3-

Dance With Pirate:

Why Him


 


题目:崽儿,你什么时候瞎的?


作者:伊拉诺


原作:守望先锋(Overwatch)


分级:T(PG-13)


配对:锤DJ(Reinhardt/Lucio);R76(Reyes/Morrison)


警告:和平AU;领养家庭设定;守望先锋和平解散,没有第二次智械危机;毫无意义的圣诞贺文(虽然晚了两天);其他背景CP提及,掐CP好走不送。


申明:背景和角色都不属于我,我将不会以此牟利。


简介:三年没有好好回家的儿子突然表示要带男朋友回来,Morrison和Reyes在Lucio的威逼利诱和狗狗眼攻击下,才勉强保证绝对不当脸开大,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Lucio交往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前任同事。


 


 


 


 


 


Happy Holiday!


 


 


 


 








-3-


 


尴尬对于Reinhardt来说,简直是从守望先锋时期开始就习以为常的事情。要知道当年的两位指挥官吵架的内容和水平可比Hana这个年龄段的小屁孩高不了多少,如今已经在职业游戏选手榜单上赫赫有名的D.Va在Reinhardt和Lucio家避暑——老爸宣称空调对环境有害,但谁都知道他就是心疼自己后院的玉米——时曾宣称,就连十二岁的小孩儿都比她两个爸爸吵架有水平得多,多得多得多。


 


比如守望先锋宣布解散之后著名战略会议,在那场让所有新老成员津津乐道的会议上——几乎所有人都忘了,会议的主题本该是关于战后重建和老成员安置问题——差点成为黑暗守望指挥官的Reyes长官和马上就不再是守望先锋指挥官的Morrison长官,两个经过战争洗礼,见识过大风大浪的老兵,再不济也是有胸襟有抱负的成年人,却跟十五六岁的小屁孩似的,在到底是谁更谁求婚这种小事儿上争了半小时。要让Reinhardt说,这两个老顽固吵起架来不仅闪瞎狗眼,无意中抖出来的花边新闻足够那些让狮心战士没脸看的网站吃十年,字面意义上地吃十年。


 


不信你问D.Va大大。


 


但没有什么比得上此时此刻Reinhardt的尴尬处境,守望先锋的坚盾重重吞咽着唾沫,顶着餐桌对面Reyes投过来的视线缩起脖子,试图将自己超过两米的身体藏在土豆泥碗后面。当然了,加满了黄油和牛奶的土豆泥再美味,也不是他那两千血的光子能量盾,对不?更别说Reyes恶狠狠地样子,看起来像是随时要跳大,Reinhardt能清晰地感觉到冷汗已经浸湿了他背后圣诞毛衣下的衬衫。


 


“嘿,Hana,听说之前你比赛拿了冠军?是什么游戏来着?星际迷航?”Lucio假装没有注意到自己开口时跑出来的颤音,更是不去应和Morrison指挥官几乎把他脸颊烧出个洞来的视线,如若不是桌边的所有人对他了如指掌,国际DJ愉快明朗的笑容几乎就要骗过他们的眼睛。无论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Lucio永远都是Reinhardt的阳光,即使是从艾兴瓦尔德血腥之夜的噩梦中惊醒,只要看着小青蛙微微上扬地饱满嘴唇,以及把脸整个埋在自己胸口的样子,从四肢蔓延到胸口的暖意也能让狮心战士无所畏惧。


 


这样没有蔓延到眼睛的笑意,让Reinhardt只想揉着Lucio的后颈,重重吻上他的嘴唇,把一切忧虑和困扰全都驱赶出去,再用爱意将他填满。在Lucio第一次将视线黏着在他脸上,微微咬着下唇冲他微笑之前,Reinhardt从不知道自己身体里还有这样的浪漫细胞。


 


“是星际争霸,你这个菜鸟。”D.Va冲她哥哥吐了吐舌头,HanaSong可是世界知名的游戏竞技选手,不光在比赛里名词数一数二,直播频道也总是人满为患,甚至还有电影公司有意邀请她参演新的电影。然而不管在虚拟世界里多么名声大噪,现实中的Hana还是有一对儿土兮兮的农场主爸爸和一个除了音乐什么都不关心的哥哥,没人把她的事业当回事儿。是的,Dad,职业电子竞技选手是个真真正正的职业,和种玉米没什么两样。


 


“别跟你哥哥这么说话,Hana。”Morrison低声呵斥道,尽管他的语气里一点怒意都没有,这更像是处于习惯而不是责备。有那么几秒他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忘记了Lucio和Hana不再是光着脚到处打闹的小鬼,忘记了坐在他对面的儿子已经是个成年人。那样略带着迷惑和无措的神情是Reinhardt从没在Morrison指挥官脸上见过的,他突然意识到Ana在他决定来Reyes-Morrison家过圣诞之前的劝告是对的。


 


此时此刻坐在他对面的,不是当年的指挥官或是战友,而是两个不知所措的父亲。


 


或许Ana已经接受了当年的同事成了自己女儿的伴侣这一事实——当然了,相比起Lucio和Reinhardt之间三十五岁的年龄差距,Mercy和Pharah,哦,应该是Angela和Fareeha相差的那五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当这并不表示她不会害怕有一天他们的医生会伤了自己女儿的心。这种事儿谁说的准呢?


 


“我又没说错,Lu有时候就是个菜鸟,谁都听说过星际争霸的好吗?而且你怎么会连星际迷航都不知道?双倍菜鸟!”Hana做了个鬼脸,终于成功让一直紧绷着脸的Reyes放松了点儿肩膀,就连Morrison都微微扬起了嘴角,家里有这么两个小家伙就什么时候都安静不下来,Reinhardt还以为退役前就总是念叨着退休田园生活的Morrison会不适应这样闹腾的家庭生活,Well,或许这要感谢对小猫小狗都狠不下心的Reyes——看看McCree就知道了。Hana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不光她看起来多么漫不经心,微微绷紧的肩膀和抿成一条线的嘴唇暴露了一切,见爸爸们终于能放松下来好好享受圣诞晚餐——至少看起来不那么想立刻用螺旋飞弹轰Reinhardt的脑袋,质的飞跃!——也才不用继续挤出笑容,将一大勺土豆泥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调笑她紧张兮兮的哥哥,“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那漂亮脑袋里除了Reinhardt之外还能塞得下啥。”


 


啊哦,糟了。


 


Reinhardt真的就只想安安稳稳地度过圣诞晚餐,没有人受伤,没有人开大,然后趁着收拾厨房的时候,以朋友和战友的身份单独和Jack或是Gabe谈一谈。最好先是Gabe,别看他平时一副恐怖领主的样子,事实上Reyes才是他们之中好说话的那个。


 


至少从Morrison的表情来看,现在这是没可能了。指挥官先生重重地将叉子拍在桌上,怒气冲冲瞪大了眼睛的样子让他的发际线看起来更加靠后了,Morrison先是怒气十足地扫过Reinhardt和Lucio,以及事不关己吃着烤鸡的McCree,最后停在自己小女儿脸上。Reinhardt得为Morrison说句话,就从当年守望先锋时期的经历来看,他们的指挥官绝对已经尽力放轻自己的口气了,真的。


 


“你早就知道他们俩在一起了?”Morrison指挥官父亲的凝视扫过Hana满是愧疚的脸,最后直直瞪向坐在对面的Lucio,“先是Jess,现在连你妹妹都早就知道这事儿了,说吧,Lu,到底还有谁被蒙在鼓里,哦,不如说除了我们俩还有谁不知道的。”


 


老天,Lucio脸上的表情,Reinhardt知道Jack和Gabe是Lucio的父亲,也知道他们确实有权利生气——毕竟老兵和年轻的DJ在一起已经起码有四年了,并且一直都没准备好告诉这对儿傻爸爸——但是看到他的小青蛙低垂着眼睛,就连搭在肩膀上的脏辫都看起来有气无力的,这都让怒意在狮心战士的胸腔里冲撞,即使这怒火的对象是这世界上唯二比他更加心疼和在乎Lucio的老家伙。


 


McCree对Reinhardt求救的信号只是事不关己地耸耸肩膀,即使老兵早就知道小牛仔在这种事情上也是毫无办法,但是行行好!Hana看起来更是想要整个人都透过椅子陷进地板里,她可是第一个知道Lucio和自己关系的,到现在才说漏嘴也能算是值得一个金牌了。


 


“听着,Jack,我知道我们应该早点……”Reinhardt试图找到一个不会近一步激怒Morrison的语气开口解释,同时安慰般地轻轻攥住Lucio在桌上捏紧了的右手。显然,这简直是火上浇油。


 


“放开我儿子的手,Wilhelm,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这个傻小子——”Gabe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钻出来,说好的Reyes才是好说话的那个呢?面对着冲他嘶声低吼只差冒黑烟的Reyes长官,Reinhardt重重地吞咽着唾沫,却将Lucio发凉的手握得更紧。


 


没人会想到打断Reyes威胁的会是Lucio本人,跟谁站在一起都矮上一大截的小青蛙紧紧捏住Reinhardt的手指,坚定地眼神让Reinhardt突然想起自己的小情人不只是个国际明星和DJ,他还是个从曾经的战争孤儿到用音乐带领整个巴西革命的自由战士——他只身一人跑去里约的时候,可差点把Reyes和Morrison吓出心脏病。


 


“够了,Pappi,我和Reinhardt已经在一起快五年了,而且我是个成年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Lucio前倾着身体,胸膛重重起伏着,好像随时要拍着桌子站起来,在座的所有人就连McCree在内都惊讶地张大了嘴,Lucio一向是Reyes-Morrison家脾气最好的那个,Reinhardt也从没见过他哪怕提高音量或是加重语气。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回答我之前的问题,Lucio,你以为你和一个……”Reyes愠怒着环抱起手臂,手指不耐放地敲打着自己的手臂,故意忽略了身边Morrison投过来的警告视线。


 


“我承认是应该早点告诉你们,而且我也确实不怎么乐意思考我们能一起多少年的问题,但是,”Lucio深吸口气平复下粗重的呼吸,双眼在黄色的暖光下泛着水光,有那么几秒Reinhardt以为圣诞晚餐要以眼泪和不快告终,但年轻的自由战士舔了舔嘴唇转头看向老兵时,嘴角明朗的笑意和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一模一样,“但是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什么都不会改变我想和Reinhardt共度余生这件事。”


 


是空气突然变得稀薄了吗?Reinhardt突然变得无法呼吸,喉咙发紧。


 


“我发誓,Jack,Gabe,我以我的生命和作为一个士兵的荣誉发誓,绝对不会做任何伤害Lucio的事情,所以……”Reinhardt匆匆扫过Jack Morrison和Gabriel Reyes,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他们脸上的表情,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遥远模糊,嘈杂的说话声像是隔着水传来,顷刻间老兵只能听见自己隆隆的心跳,以及打着颤的呼吸,而一直藏在裤子口袋里的小布袋更是硌得他肌肉发痛。


 


那个瞬间,Reinhardt只看得见Lucio紧皱的眉头和弯起的嘴角,像是要哭又像是忍不住笑意;那个瞬间,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和Lucio两个人。


 


他原本的计划可不是这样,即使他已经将那个亮闪闪的小东西藏了两个月,即使他已经在脑海中预言了无数个更加浪漫更加合适的情景。但遇见Lucio,和他在一起,让被战争和死亡熏染过得年迈心脏重新感受到爱情的滋味,每个都是计划之外的十足惊喜。


 


再开口时,冰冷的空气似乎要割伤他的喉咙,似乎需要全身的力气才能将那几个词从双唇中挤出来,每一个字都伴随着战争时期都没感受过的、前所未有的恐惧,Reinhardt将Lucio的右手攥在手心,语气柔软而又虔诚、甚至可以说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所以,Lucio Correia Dos Santos,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背景里Hana和McCree的欢呼,Gabriel Reyes压在喉咙里的哼唧,以及JackMorrison倒吸冷气的声音几乎要被Reinhardt自己的心跳声掩埋。


 


“老天,Reiny,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一直……”Lucio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这让Reinhardt的心跳漏了一拍。该死,Wilhelm,现在你成了要把他弄哭的那个,这下Morrison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了,他在心里默默地咒骂着自己。小青蛙吸了吸鼻子甩开被紧握着的手,下一秒就不顾周围的家人,重重扑进狮心战士坚实的怀抱里,呼吸黏着在Reinhardt的颈侧,“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一百万个愿意!”


 


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压在Reinhardt胸口的重量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然而,不管怀里温热的身体让Reinhardt多想就这么一直搂着Lucio不放手,不管刚刚发生的一切多么顺利——浪漫与否还有待商榷——他们都还是要回到现实的。现实是,ReinhardtWilhelm刚刚在自己前任上司和男朋友父亲的家里,在本来就尴尬到窒息的圣诞晚餐上,向比自己年轻二十五岁的男朋友求婚。


 


不用回头他都能感觉到Morrison和Reyes黏在他身上的视线。


 


“你终于肯开口跟这个小东西求婚了,我还跟Amari女士打赌你没这个胆子呢,”McCree跳起来隔着Jack和Gabe,跟就差蹦跶到桌子上的Hana击了个掌,伸手揉了一把Lucio的脑袋,“你欠我好多好多杯啤酒,臭小子。”


 


“Woooo——!我们等得快要急死了!”Hana高举起双手大声说,忘记旁边还有一对还处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的可怜爸爸,像D.Va标志性的兔子那样在椅子上蹦跶起来,“不过可要是先说好,LuciBoy,如果到时候我不是伴娘的话,我就跟你断绝关系!”


 


“当然,如果Jamie也来的话你们俩就是我的伴娘,Well,应该是伴郎,但我没法说服你停止管我叫新娘的是不是?”Lucio胡乱抹了把脸,脸颊还泛着绯红地冲自己妹妹笑起来。


 


“我可想看Junkrat穿裙子什么样了,但除非他保证不让任何东西爆炸,我可绝对不会邀请他参加婚礼。”Hana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用惊人的速度打起字来。


 


“嘿,这可是我的婚礼!”


 


“我管你……”


 


Reyes突然站起身,一言不发地就这么离开了餐桌,踩在楼梯上的重重脚步声让刚刚热闹起来的餐厅又重新归于沉默。二楼卧室门关上的声音让Reinhardt都忍不住打了个颤,Lucio虽然离开了他怀里,但仍旧一手搭在他的小臂上,眉眼间同样写满忧虑。老兵收回跟着Reyes背影的视线,转而看向黑着脸的Morrison。


 


说点什么,什么都好,没人喜欢你这样,Jack。Reinhardt只觉得太阳一跳跳地疼起来,守望先锋的所有成员都有无数战略会议以两个指挥官互瞪比赛结束的记忆,他安抚地揉了揉Lucio的后颈,拇指蹭着他耳后的那一小片皮肤,这总能让他的小青蛙从焦虑或是紧张中放松下来。


 


“你看,Jack,我没法向你承诺更多的东西,除了我真的爱……”Reinhardt试图将所有人从战士目镜中解放出来,但Morrison撇撇嘴打断了他之后的任何辩解。


 


“事先说好,我这么说不表示我就同意你们结婚了,”Morrison双手交叠着撑在桌面,用审讯般的眼神将Reinhardt牢牢钉在椅子上,“首先,我可不会原谅你们最后才告诉我们俩这件事儿,做好秋天来农场帮忙的准备吧,Lucio,不,你也跑不掉,Wilhelm,要知道我可是有老大一片玉米地的。”


 


Lucio重重点头的样子让Reinhardt开始担心他会不会头晕,Morrison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下去,“其次,如果婚礼不是在咱们的农场里,那就谁都别想结婚,明白吗,小子?”


 


“谁要在农场结婚啊,老爸!”Hana在旁边抗议起来,但Morrison只用一个瞪视就让D.Va举起双手,老老实实闭上了嘴。感受加强之后战术目镜的恐惧吧!


 


“当然,我是说,我本来就打算问你和Pappi……”Lucio急切地抢着回答,瞪大了眼睛的样子比起青蛙更像是只小狗。


 


“我还没说完呢,小子,着什么急,”Morrison伸手捏了一把Lucio的鼻尖,在儿子不满地哼唧中轻笑起来,可转向Reinhardt时表情可比当年的指挥官还要吓人,“最后一点,Wilhelm,别以为我会原谅你求婚时没有单膝跪下这件事。”


 


“DAD!”Lucio挥开捏着自己鼻子的手,不满地提高了音量,“我又不是个小姑娘!”


 


“还没结婚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我可真失望,”Morrison假惺惺地捂着自己的胸口,摆出一副受伤的样子,见两人没明白自己的意思,才收起戏弄儿子的嘴脸,冲Reinhardt抬了抬下巴,“愣着干嘛?别告诉我你求婚没带戒指来。”


 


Reinhardt赶忙把口袋里那枚藏个两个月的戒指翻找出来给Lucio戴上时,觉得自己的手指这辈子都没有抖得这么厉害过。


 


 


 


 


 


 


 


——尾声——


 


Lucio一向是家里起来最早的那个,好吧,或许该说是除了Jack之外最早的。轻手轻脚下楼来到厨房时他还几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Lucio怎么也没想到Reinhardt会在自己父亲家里的晚餐上求婚,更没想到的是他那个保守又固执的老爸居然执意让Reinhardt睡在客房,而不是Lucio的卧室里。


 


我已经二十六岁了,Dad,而且我们已经订婚了,拜托!他如此抗议过,但谁让JackMorrison才是一家之主,而Lucio还需要他来在Reyes那边说两句好话呢?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一大清早在客厅里撞见Gabriel。


 


“Pappi?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Lucio小心翼翼地绕过Reyes,给自己倒了杯热水,熟悉地在抽屉里翻找着茶包,一边假装漫不经心地试探,他还不知道Jack到底有没有给Reyes做好工作,而他老爸的脸上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还没原谅你们昨晚来的那么一出,”Reyes板着脸说,这让Lucio有些垂头丧气地垮下肩膀,但下一句话又重新燃起希望,“但Jack说的也有点儿道理,所以我们可以给你祝福,只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你能接受Reiny,我什么都能答应。”Lucio急切的回答。


 


“别答应的太早了,Kiddo,”Reyes的笑容看起来比开屏的孔雀还要得意洋洋,“转达给Wilhelm,只要他叫我们一声爸,我就给你们祝福。”






——Fin——

评论
热度(71)
  1. 游A伊拉诺 转载了此文字
 

© 游A | Powered by LOFTER